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【最美一線員工】我是水電灌漿人
來源:水電四局 作者:李樂樂 時間:2019-12-03 字體:[ ]

這幾天在白鶴灘水電站采風,當我表示想要采訪一位優秀一線資深灌漿工人時,水電四局白鶴灘項目部的常務副經理賈金龍脫口而出:那不能少了宋建紅!

據介紹,宋建紅是一位常年扎根一線的灌漿機組機長,今年已經46歲,工作經驗非常地豐富,是當前項目部灌漿工人中當之無愧的行家里手。從2011年開始至今,他一直在白鶴灘水電站從事灌漿工作,他所帶的機組年年被上級評為“優秀機組”,他個人還被公司授予過“產業明星”稱號。

于是就在白鶴灘水電站3號帷幕洞里,我第一次見到了宋建紅,當時洞子里灌漿機施工作業的聲音很大,宋師傅聽了好幾遍才聽清楚是有記者要來采訪他,他略微驚訝了一下,隔著幾米遠就看見他用沾著水泥漿液的手背下意識地揩了一下鼻尖,露出幾顆牙齒憨憨地笑了,接著又不自主地用雙手捏了捏褲管,才曲著腰從帷幕洞里交錯縱橫的鋼管支架中鉆了出來。

他的身材很高大,足有一米八,結實健壯。我們的采訪在工地上一輛車的車廂中完成。車廂很小,在車頂微黃燈光的映襯下,才看清楚宋師傅額頭上已滲出的汗珠,他眉毛很濃,眼神中透露著溫和,嘴唇略微顯厚。

“心里有了目標,腳下的步子快了,也穩了”

宋建紅參加工作是1997年,他說這個時間很具有紀念意義,正好趕上了水電四局飲馬長江,參建迄今為止全世界最大水利樞紐工程的三峽大壩。那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剛從技校畢業的年輕小伙,剛上班時接觸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灌漿。據了解,他這些年承接的都是灌漿施工任務。“三峽那時候,我就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去的,覺得灌漿工作還挺好玩,跟現在好多剛來工地的年輕人一樣,好多儀器設備一開始我也不認識,慢慢接觸多了就熟悉了,剛開始學灌漿,我對這項工作同樣感到十分陌生,加上那時施工人手緊缺,工程進度又緊,想要得到技術老練的老師傅們的指導幫助的可能性并不大,我倒也不怎么怕,常常自己動手,自己研究,遇到實在不能解決的問題,就跑去看別人怎么操作,再回來繼續嘗試摸索。”宋建紅談到剛去三峽工程的經歷時說。

據曾經同在一個班組工作的陳明峽師傅所說,宋建紅以前在三峽工作的時候,他說話不多,但干活挺認真,領導交代的工作他都能想辦法完成,同事們無論是工作上,還是生活中,有啥困難只要找他,他都愿意去幫,大概三峽工程快結束的時候,就已經被提拔為機組機長了。

“我后來悟出一個道理就是,在工作中,只要不怕吃苦,不怕困難,成長得就特別快,剛去三峽那時候,雖然隧洞中的環境特別潮濕,空氣也不如外面流暢,但那時候我還年輕,有拼勁,有干勁,基本就是心無旁騖、一心撲在了產量上,三峽工程結束的時候,我對灌漿工作其實已經基本熟悉了,在灌漿方面也積攢了一些經驗,總之,心里有了目標,腳下的步子就快了,也穩了。”宋建紅談到如何才能更好更快干好灌漿工作時說。

 當了這么多年灌漿工,宋建紅對灌漿施工有很多自己的認識和體會,他把灌漿工作比作是看不見的大壩,用他的話說,只有把這個看不見的大壩修筑好了,外邊有形的大壩才能結實、才能牢固。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,宋建紅在三峽工程灌過漿,到金安橋水電站灌過漿,如今又在白鶴灘水電站干上了老本行,已經從一名普通的灌漿工人成長為了一名機組機長。帶班的過程中,他經常會告誡班組內的人:“上班的時候就要把工作當回事,就該全力以赴,人生很短暫,之所以有人會覺得上班時間難熬、度日如年,原因在于內心浮躁,沒能靜下心來認真干工作。”

“遇到的情況多了,我也就總結出經驗了”

宋建紅是2011年從金安橋水電站被抽調到了白鶴灘的,負責導流洞的防滲灌漿工作,在這里一干就是八年。白鶴灘水電站的地質條件錯綜復雜,而且高標準、高要求,工程任務量也重,據宋建紅介紹:“水電站施工區域的巖層屬于柱狀節理玄武巖,這種巖石的特點是從外表看較為完整,實際內部卻非常破碎,如果不灌漿,或者灌漿處理不好的話,這些破碎的巖石就互相不能粘合,最終的結果就是防滲效果很差,嚴重影響工程的質量。”

宋建紅所在的機組代號為101,這個機組在他的帶領下成為了項目部所有灌漿機組中的排頭兵。提起101機組,項目部的人都豎起了大拇指,都知道是每年度“先進機組”的獲得者。其實很多榮譽的背后少不了機長宋建紅的心血和努力,機組成員朵輝林講到:“宋機長上班每天至少比我們早到半個小時,等我們下班以后,他還要挨個檢修維護設備,很多活只有他才會干,鉆機的很多毛病也只要他能找到,畢竟人家工作時間長,經驗豐富,這一點我們都是非常佩服的。”

雖然白鶴灘的施工面臨著很多難題,但項目部卻創寫了日完成固結灌漿1560米、月完成固結灌漿4.2萬米、日完成帷幕灌漿580米、月完成帷幕灌漿1.4萬米的記錄,這個成績已經打破了水電四局在拱壩基礎處理日、月灌漿強度的記錄,宋建紅的101機組作為眾多灌漿機組中的一個,這份驕人的成績中也包含著他們的一份功勞。據他本人回憶,2017年基坑灌漿最忙的時候,他的班組一天可以完成近一百五十米。通過了解,這個成績在項目部十幾個機組中處于領先地位,別的機組每天只能完成一百米多一點。

聽說現在的灌漿施工設備已經智能化,在宋建紅師傅的帶領下前往帷幕洞中進行了參觀,據他介紹,過去的灌漿設備主要依靠人工進行控制,配漿變漿精度低、響應慢,壓力流量控制響應慢、易超壓,灌漿的數據傳輸及效果容易受到影響;自從灌漿工藝過程通過機器智能控制以后,灌漿的確定性和可靠性已經大大提高了,還幫助他們節省了不少力氣和時間。

但再精密的儀器都離不開像宋建紅這樣的一線師傅來操作、維護,何況灌漿施工本身就具有復雜性與不可控性,出現施工故障和事故有時也是在所難免。101機組的小楊談到:“灌漿施工最常見的事故就是孔內事故,包括卡鉆鉆斷和灌漿抱鉆等,宋師傅在這方面很有經驗,懂得如何處理,什么打吊錘、掃孔反鉆桿啊,這些方法他運用得可熟了。就像今年夏天的時候,我們正在1號帷幕洞打鉆,鉆到四五十米深的時候,地質鉆突然就罷工了,我們翻來覆去折騰半天也沒修理好,當時正趕上宋師傅休假,沒辦法,又把他給叫回來了。”當提到宋建紅的這些事跡時,他顯得很不好意思:“熟能生巧唄,遇到的情況多了,我也就總結出經驗了,在白鶴灘這邊,地質狀況復雜,工程難度大,設備出故障的幾率更高,我自己解決一起故障常常需要兩三天時間,如果讓一些沒有經驗的人來處理,估計用的時間就更多了,還比如裸巖灌漿最容易出現的漏漿問題,堵漏、間歇這些解決問題的方法也都是運用得多了才能熟練。”

“把大家團結起來,保質保量的活干好”

說起2018年4月份被公司授予“產業明星”的事時,宋建紅立刻樂得合不攏嘴:“得到這樣的榮譽我其實很驚訝,整個公司鉆灌行業里面獲得這項榮譽的就我一個人。”據悉,這是水電四局首次以“產業工人明星”的形式對10名來自整個公司各施工領域的優秀員工進行表彰,宋建紅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“為什么當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人會是宋建紅,在您的印象中,他是最能代表一線灌漿員工的嗎?” 我又問了問賈金龍。

“當然!宋建紅是我去過這么多工地,見過少有的干活非常踏實、特別賣力的灌漿工,他當機組機長少說也有十幾年了,這些年,他活也干得漂亮,而且從來都是沖在最前線帶頭干,大家都對他很敬佩,時間長了,他那個班組上班也都沒人偷懶了。”

宋建紅身為千千萬萬水電人中的普通一員,全世界最大的兩個水利樞紐工程他都參與了建設,這一點連他自己都引以為豪。宋建紅參加工作以來,幾乎都是一兩年甚至兩三年才回一次家,他家在河南鄧縣,從工地回一趟家路上花的時間以前是一天兩夜,家里的很多事情他都照顧不上,有時候更有來自家里的不理解,但工期太緊,很多時候他真的脫不開身,只能一邊把委屈往肚子里咽,一邊拼命地干活,減輕家里的負擔,改善生活條件。

今年四月份,宋建紅的大兒子宋斌也來到了白鶴灘水電站,跟著他學習灌漿施工,說起宋斌,宋建紅表示還算滿意,雖然灌漿水平跟宋師傅想比還存在很大差距,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他工作、學習的態度還算誠懇,干活也挺賣力。其實,宋建紅的一個小心愿就是經常能和家人多聚聚,現在好了,可以跟著大兒子每天上班,可以一起吃飯,而且自從有了高鐵、航班后,妻子和還在讀書的二兒子也能經常來看他了。

身為從事灌漿工作二十多年的老水電人,宋建紅幾十年如一日,至今仍然能夠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努力,認真做好自己的工作,站好每一班崗。用他的話說,四局陪伴他走過了二十多年,并且還要繼續走下去,在這里,他曾實現過自己的人生價值,付出也得到了肯定,這其中的許多感情是一言兩語無法表達清楚的。聊到對以后工作的規劃時,宋建紅說得很簡單:“保質保量把領導安排的活干完干好,把機組的成員團結起來。”但句句都流露著真情,無不充滿了一個老水電人對工作與余生的敬畏和感激。



 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票网站送58元彩金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