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為尊嚴而戰
——水電七局成都地鐵18號線最后1264米超級挑戰
來源:水電七局 作者:毛櫻 陳果 時間:2019-06-12 字體:[ ]

決擇        

 “在家門口丟人,那是不可能的!”電話那頭,水電七局董事長李東林斬釘截鐵。電話這頭的成水公司黨委書記、成都地鐵18號線土建1標(以下簡稱:1標)負責人任躍勤心里發緊:臘月二十八了,是時候做出決擇了。        

 公司面臨的形勢,任躍勤再清楚不過。作為城市建設的重點項目,成都市委市政府要求成都市地鐵18號線務必在2020年5月通車。對于百姓而言喜大普奔:一年后40分鐘就能從火車南站直達天府機場。但對于施工單位而已,這時間背后寫滿了緊張與忐忑——工期倒排后,最合理的洞通時間應該在2019年5月左右。水電七局成都地鐵18號線土建2標(以下簡稱:2標)目前有4臺盾構在掘進,其中3臺最晚在3月底就能出洞,唯有4號機還差1264米,到9月底才能出洞,比內控時間晚4個月,較成都地鐵公司下達的任務晚兩個月。        

 一石激起千層浪,地鐵公司上上下下充斥著質疑。他們開始質疑七局的能力與態度,質疑工期內能否保質保量完成項目,甚至建議讓其他參建單位來接手七局的標段最后沖刺。         

這不是打臉嗎?!家門口的市場都干不好、守不住?!七局不認這個輸!走過風浪經過風雨的七局不會在質疑面前低頭,更不會向壓力妥協。公司迅速成立了以張橋總經理為組長,但東副總經理為副組長的工作小組,專項解決這“最后一公里”問題。


烈日下焊接刀盤         

與春節輕松愉快的氣氛所不同,二標正處異常困難時期。受2018年“環保風暴”和天氣制約,無法正常出渣,導致掘進不能正常進行,因此施工過程窩工嚴重、隊伍人員不穩定等等,進一步影響生產進度,形成惡性循環。正應驗了那句老話:有鍋盔的時候沒牙,有牙的時候又沒鍋盔。外部環境能推進的時候,內部隊伍又不穩定;內部理清楚了,外部條件又變了。“2018年,非自身因素導致的停工就達198天!”2標項目負責人陳旭坦言:“生產和經營內外交困,步履維艱。”     

另一邊,任躍勤早也聽說此事,就他自身而言,“水二代”,在七局工作30余年,可以說一生都與七局休戚相關,七局就是他的家。家里有難,豈能坐視不管?就市場而已,皮之不存毛將焉附?水電七局受到影響,成水豈能獨善其身?任躍勤迅速做出計算,根據施工經驗,2標的地質條件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,理論上每天24小時施工、最多推進14.4米;每月保證25天有效施工,能推進360米;連續4個月,方可確保在內控時間內洞通。而此前1標的正常推進強度是每月200余米。“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!方案、銜接、資源任何一個狀況都會對理論值產生巨大影響。”任躍勤深知此事的分量,不僅是七局人五十多年來的金字招牌,也是未來市場的敲門磚。他忐忑著、焦慮著。         

臘月二十九,任躍勤在家準備年貨,心里卻沒有一點高興勁,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,不能守住家門口的市場,叫七局人又回大山里嗎?對得起父母一生的付出?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七局人嗎?“行不行試一試吧!”他立馬從溫江驅車拜會中電建成都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蔣宗全,立下軍令狀:接手最后1264米盾構,在內控目標6月25日前洞通!終于走出這一步,任越勤心里踏實了,隨之而來的巨大壓力卻讓他沒過上個好年。



任躍勤在施工現場

28天,342米       

 初三那天,兩個標段原本放假到初七的員工,齊聚在項目部會議室。        

 “一標已經有一臺盾構出洞,在人員和配套設施上可以支援二標。” “但兩臺盾構的后配套不同。”      

   “一標與二標的地質相似,有經驗。” “但二標掘進更深,近40米,巖層更硬、涌水問題突出、垂直提升慢。”      

  “是不是應該先算個賬,這個錢哪個出?”……        

 “現在不再是1標、2標,或者成水公司、城軌公司的問題,而是水電七局的尊嚴和榮譽,既然接手了、承諾了,不管多難就是干。其他以后再說。”任躍勤一席話說的大伙熱血沸騰,紛紛獻計獻策,就施工可能遇到的資金、掘進方式、出渣、吊裝方案、備用渣池等近十項關鍵因素制定了措施和應急方案。        

 很快, 1標20多個精干人員、30多個一線作業人員抽調到2標,電氣工程師、機械工程師等關鍵崗位人員實行雙配套,同時將倒大班改成倒小班,實施崗位交接,目標就是保證機器少出故障,即便出了故障也能盡快恢復掘進。        

 1標盾構生產副經理秦強,收拾了幾件衣服裝在包里就轉戰2標了,別人問他咋就這么點東西,他才反應過來:“心里想的都是搶通的事兒,別的沒顧上。”豈知到了4號機,更沒有時間顧其他了:“地層不熟悉、設備和人員都需要磨合。雖然都是泥巖層,但這最后1000多米地層更深,土質粘黏性很強,刀盤容易結泥餅,開倉次數明顯增多,這種泥餅用手都摳不下來。其次,地層水大、土倉壓力達到2公斤,停機2小時就會噴涌。”2月14日開始掘進,只推了1.8米;15日,1.8米。秦強心里急啊!這樣下去洞子明年都通不了!



清除刀盤上的泥餅         

“但咱不能亂,越急越得理出個頭緒。”16日,4號機停機一天。1標、2標聚在一起總結經驗和規律,發現電瓶車的水平運輸速度,對盾構速度的影響不容小覷。決定派專人協調調度電瓶車,專人維護軌道,同時給盾構掘進配備多種方案,所有資源向4號機傾斜。調整之后,由換一個電瓶車40分鐘,提速到25分鐘,如此下來,每天節約4小時,推進速度由理論值7環提升到9環。        

 17日開始,每天有了7、8環的成績。“到3月14日, 28天就掘進了300多米,正常情況能推進250米都很不錯了。” 數據是汗水,更是徽章,隊伍一下有了信心,業主也豎起大拇指。秦強心里卻不敢放松:“半夜睜開眼都要看看盾構運行數據。”

一波三折        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正當盾構以每天7、8環速度掘進,又遇到攔路虎。        

 3月底,4號機穿越成都地鐵1號線下穿通道遭遇強風化泥巖,上面覆蓋著砂層,地層本身較軟,加之3號盾構機已先行穿越一次,4號機再穿越增加了二次擾動,風險陡增。既有線單次沉降速度近1厘米,累積沉降6厘米。2標盾構二工區主任林剛放下飯碗就跑向施工隊開現場施工會,緊急安排專人觀測,采取三層保護:保壓掘進,嚴格控制出土量,增加同步注漿量、加大二次注漿。每一次數據的波動,都讓林剛心率不齊,像伴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的心跳。處理完已經凌晨。林剛一身灰土回到宿舍,想著洗洗再睡,身體卻像有磁鐵吸著不由自主的躺在了床上,怎么也起不了。“那就躺幾分鐘再起來吧!”不想卻睡著了,這一覺睡到7點睜眼,才發現衣服、鞋子都還沒有脫,被子也沒有蓋。



聯絡通道施工         

“沒有到洞通的那天,都沒有放松的理由。” 任躍勤睜開眼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天氣預報,有沒有霧霾、有沒有下雨。        

 無獨有偶,城軌公司黨委書記陳旭每天第一件事情也是看手機:“最喜歡看到小雨天氣,最怕看到霧霾預警,意味著不能正常出渣。”從2月14日開始,1標就將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出渣工作上,從公司協調了1千萬專項資金用于出渣,陳旭親自帶隊配備了三個儲備渣場和兩個出渣隊伍。雖然不能出渣的情況,陳旭已經應對了不下百次,但是5月29日這次,著實驚心動魄。隨著洞穿工作的順利推進,4號機即將提前出洞,項目部進入最后的沖刺。29日下午4時,陳旭突然接到通知當晚環保督察,渣場關閉。這怎么行,正是沖刺的關鍵時刻,停機無論對設備還是對員工都是損耗,泄了士氣再鼓起來就難了。陳旭一邊四處拜托朋友尋找渣場,一邊驅車到周邊探查,幾個小時后終于在七十公里外的彭州找到渣場,又在新繁找到一個渣場,陳旭的心才安定下來。



陳旭(中)在施工現場        

 6月2日,伴隨著“巨無霸”盾構機刀盤轟隆隆的旋轉聲,成都軌道交通18號線4號盾構機在世紀城站~海昌路站1號風井接收端破土而出,較業主下達的目標工期提前50余天。



4號機出洞         

108天的奮斗撥云見日,七局人在前進的路上從未止步,從沒“退堂鼓”,更沒有“慢功夫”,只有突破藩籬,打開嶄新的疆域,遇見更加完美的自己。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票网站送58元彩金的